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7︰鳳凰三山(上)

日期︰2017-10-03
路線︰広河原 (1,520m) →白鳳峠→高嶺 (2,779m) →観音岳 (2,841m) →薬師岳 (2,780m) →薬師岳小屋


這種矛盾美,有如登山者,既辛苦,卻又要登山一樣。

甲斐駒岳南稜延伸出一條長長的山稜,稱作早川尾長,隨後數峰急起,延續其花崗岩的山體,分別名為地藏岳(地蔵岳,2,764米)、觀音岳(観音岳,2,841米)及藥師岳(薬師岳,2,780米),合稱鳳凰三山,或稱作鳳凰山,屬日本百名山之一。山高不過三千米,位處南阿爾卑斯北部之東隅,山頂多怪石,在云云眾山稜中不難辨認。鳳凰三山被喻為初心者踏足南阿爾卑斯山脈的首選,在其易行、較不花體力,所需時間僅兩日,亦有極佳的展望;作為是次行程的尾聲,亦極其合適。

高嶺︰広河原~白鳳峠~高嶺

獨享一間可容納十幾人的房間,朝早吵靜我的不是人聲而是窗外的雨聲。昨日黃昏那場雨持續至今,令人心情沉了一下。吃罷早餐,那對老夫婦先行出發,我坐在窗邊看着漫畫,期望這場細雨盡快停止。近七點,已經失去耐性的我決定起步,踏出山屋,雨粉降到身上,這種濕冷還比不上香港的秋雨。橫過吊橋往對岸,是貫通野呂川的南阿爾卑斯林道,右轉可抵廣河源巴士站,而左走則順次序經白鳳峠入口(接早川尾根的白鳳峠)、廣河源峠入口(接早川尾根的廣河源峠)、北澤橋(接野呂川出合往仙鹽尾根的野呂川越)及北澤峠(仙丈岳甲斐駒岳的登山口)。沿馬路往白鳳峠入口,需時不足十五分鐘,此時雨粉消失,只剩下吞雲吐霧溪谷。由於上坡方向相當陡峭,林道旁建有不少防土石流的鐵絲網,但山徑入口並沒有因而被阻,鐵絲網中不起眼地留有入口。反觀香港的道路工程,不但將登山口封鎖,更甚將之消滅。

令人想起尼泊爾的吊橋

北岳大樺澤的萬年雪

白鳳峠入口

由林道急登白鳳峠,須於短短兩公里路爬升八百五十米,即平均坡度略大於四十度。山谷中聚積大量水氣,雖然氣溫相較低,林中濕度近乎百份之百,汗流浹背,排汗衫亦濕透,突如其來的少許山風,又叫人冷得發抖。登山路並非沿一條隱脊直登,先爬過極陡峭的泥脊後,有一崖擋路,於崖左之鐵梯輔助下攀登,隨後於脊左橫移入澗,小心橫越澗谷中濕滑的岩坡,再接左邊隱脊。沒多久來到相當平坦的窩谷,路況突然變得不明,路跡消失,大量落葉覆蓋泥面,但只要沿谷上行,未幾會見谷間收窄至一條石路。一如仙水峠,白鳳峠下的山谷皆為石河,而且比仙水峠規模更大。突如其來的開揚,從蒼鬱的森林脫離,叫人心情異常開朗,儘管一路以來的急登已讓我氣喘如牛,仍不欲停下腳步,奮力在石河間迂迴上登。天上密佈厚實雲層,不時吹來的風讓人不禁發抖。眼見山稜就在前方,卻花費比目測所需的時間來得更多;與香港相比,基於近高海拔與山體規模龐大,這種錯覺似乎不時出現。

急登

岩崖邊攀登

河谷盡頭

回望北岳

盡處為白鳳峠

石河周遭景色

接上山稜,左轉沿早川尾根可登甲斐駒岳,右走則經高嶺(路牌寫「高峰」)登鳳凰三山。由此起,還須急登近三百米越過高嶺。很快便脫離森林界限,植被換成偃松群,左側的八岳連峰沒入雲中,只露出下半山體。由此觀之,與富士山極度相似,據說八岳(八ヶ岳)是一座古火山,曾經比富士山還要高,這樣便不難理解其山體下半部的形勢。高嶺,標高2,779米,比鳳凰三山任何一座山峰還要高。由白鳳峠登山,須翻過一段相當陡峭的岩稜,雖然沒有落石危機,但所需技巧與懸空感卻令人想起北阿爾卑斯的難關。越過最後的岩壁,高嶺山頂是平坦的露岩。站於頂上,可近距離欣賞鳳凰三山,尤以地藏岳的花崗岩尖塔最為奪目。

高嶺

八岳

高嶺山頂下的岩稜

下望廣河源

稜線外的金黃色植被

登上高嶺最麻煩的一段

難關已過

地藏岳

富士山與笠雲

鳳凰三山︰高嶺~観音岳~薬師岳小屋

雖然行進時沒有落雨,然而穿過偃松群時,植物上的雨水卻多得沿褲管經襪滲進防水靴中,感覺與在雨中濕透無異。見周圍雲霧亂飛,山頂忽隱忽現,加上時間尚早,於是脫掉鞋襪,讓其稍微乾些(其實作用不大),坐在高嶺山頂等待,期望雲霧散去。陽光一度戰勝雲層,但未幾再度回到勢均力敵的狀態。離開高嶺,未幾遇上一名日本嬸嬸,她跟我確認前往廣河源的路,我着她小心一會落山的路。接着下降至山坳的路,地質轉為花崗岩,是一條白砂稜線,相當獨特的景觀。遙望半座富士山,山頂的笠雲相當誘人,可惜好景不常,陽光最終戰敗,天漸漸落起雨。白砂稜線充斥白霧,也許他們相當匹配,雨勢時大時細,有時視野不足廿米,只見前方怪石如鬼影。孤松生崖邊,隨風長形變;頑張的生命力總是震撼人心,霧中浮現地藏岳尖塔狀岩峰,奇松、怪岩、險峰的組合,即便在霧雨中亦讓我讚嘆不已。

高嶺山頂

鳳凰三山

岩稜邊的黃葉

地藏岳的花崗岩地質

白砂與松

山腰雲海

雨勢漸大

右方為絕崖

神秘風光

奇松

地藏岳尖塔

於松樹群中穿梭,白砂上的花崗岩群與紅葉綠的植被界線分明,彷似兩個世界強行擺在一起,既突兀,卻又那麼合襯。這種矛盾美,有如登山者,既辛苦,卻又要登山一樣。遇上植被較少的地方,就如走在粗砂沙漠一樣;突如其來的連續岩坡,攀攀爬爬,原來已經到了觀音岳。標高2,841米的觀音岳,乃鳳凰三山之首,山頂就在路邊的岩堆之上,不算顯眼。此刻我完全墮入五里霧之中,只見眼前景色。休息之際,雲霧突然如魔術般消失得一乾二淨,前方的藥師岳清楚可見,色彩更由灰濛濛轉為高對比。

絕秒組合

回主剛才走過的稜線

圍起高山珍貴的植物

觀音岳山頂

回望稜線

遇上行者

藥師岳;天色突然變極清

由觀音岳走至藥師岳的路相當輕鬆,基本上都是緩緩砂面斜坡。白砂斜坡披上彩色植被,依舊醉人,百看不厭。日本稱為藥師岳的山峰甚多,諸如北阿爾卑斯山脈立山連峰亦有一座百名山名為藥師岳。路過標高2,780米的藥師岳,鑽進林中大約幾分鐘,已抵剛完成翻新工程的藥師岳小屋。山岳救助隊的成員剛準備出發,我向山屋主人報上名堂,他在預約名單中找到我的名字後,竟稱呼我做「ロンちゃん」,實在受寵若驚。時間實在鬆動得讓人悶得發慌,幸好戲劇性的天氣轉變,令我可以盡享藍天白雲的山岳美景。拿起相機,再次回走至藥師岳,片片雲朵如綿花,實在難以想像剛才的霧雨。除了可一窺觀音岳的全相外,富士山亦再次成為主角。不少已抵達山屋的行者,亦徐徐來到藥師岳欣賞美景。我坐在一處露岩,感受着陽光送來的暖與微風吹來的冷,看着夕陽將在白峰三山稜線上的雲霧照得橙白,看着富士山後的天空由藍色轉為橙色,才依依不捨的回到山屋用餐。晚餐是令人驚喜的關東煮,當我靠漬物吃完第一碗飯,添飯時職員竟擔心我是否關東煮難吃而未有動筷,我解釋關東煮是用來配第二碗飯,他才放心下來。飯堂難得的電影播着日本明星帶同他的兒子一嘗登上百名山之一白皚皚的大菩薩山,立即炒起大家的登山話題。無論是漫畫、雜誌還是電影,山屋中始終充滿濃郁的山岳氣氛。

藥師岳山頂

藥師岳小屋

藥師岳小屋

從藥師岳小屋望藥師岳

觀音岳

隨影

月出與富士山

守候日落

日落白峰三山

夕照富士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