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央阿爾卑斯縱走、御嶽山 D4︰池山尾根

日期︰2018-09-29
路線︰駒峰ヒュッテ→大地獄→池山避難小屋→駒根市


池山尾根為空木岳東脊,山腳處有一座稱為池山的七百幾米郊遊級山,故名。本尾根為直登空木岳最直接、最快且最愛歡近的山徑,來回只需兩日便能登上一座百名山;然而池山尾根有一難關必須克服︰約海拔二千米處有稱為大小地獄的險瘦岩稜,山脊在此處收窄至近乎清失,只留下岩壁處處,即使有鐵鍊輔助,在雨中行走亦覺兇險(不及劍岳核心部)。至近池山一帶,似乎是熊出沒的熱門地點,警告牌加上大量栗和槲櫟,還有血淋淋的貓科斷掌,叫人不得不打醒十二分精神。

由於腳程比南韓隊快,加上預定抵達根駒市的時間,比今晚溫泉旅館的入住時間尚有數個鐘頭,是故決定盡可能遲一點才出發,但又考慮一旦追上六點鐘便出發的南韓隊,有機會遇上阻塞,而且颱風潭美將於今晚登陸,早點落山似乎更明智。幾經計算,我決定七點鐘出發,地圖建議時間為四個半鐘,按經驗,三個半鐘內我應該能完成行程。

零晨,木屋外的風不斷拍打,雨聲伴奏,天氣相當惡劣。五點鐘,南韓隊起床準備早餐,基本上已將我吵聲。六點鐘,南韓隊正整裝待發,我則悠閒地吃着杯麵。南韓人經常在山屋違下垃圾,令日本山屋的負責人相當困擾,雖然昨晚隊長保證不會讓此事發生,最終還是違下少量垃圾,兩名負責人只能搖頭嘆息。我是一個難以安靜的人,未夠七點,已按奈不住,準備出發。天氣意料之外的好,雖然頭頂有一層厚雲,但山谷中卻只有少量霧氣,鄰近的檜尾尾根和下方不遠的空木平避難小屋亦能望見。沿山精落山,脊上不少露出的花崗岩,感覺有如鳳凰三山的藥師岳,走過駒石,來到與空木平避難小屋山徑的交匯點,開揚景觀不再,開始進入林界下的範圍。

右方便是空木平

煙霧瀰漫

檜尾尾根

進入林界

天色終於轉壞,沒甚麼風力,雨水卻漸漸由疏轉密。來到ヨナ沢の頭,追上了正在休息的南韓隊,打個招呼,我便繼續落山。阻塞的擔憂一掃而空,但遇上熊的可能就由我來承擔。地勢漸見險要,來到一處髮夾彎,此地稱伸延之山脊稱為迷尾根,過去不少登山者錯誤進入支脊,今日已在此豎立警告牌,應該不會出錯。迷尾根後來到稱為小地獄及大地獄的難關。急瀉且極速收窄的山脊甚至變成岩壁或斷裂,靠着鐵鍊與木橋在雨天中亦得小心應付。在進入及離開大小地獄皆有警告牌,過後路沿變得宜人,只需注意熊的蹤影。這段林路令我想起仙鹽尾根那種孤獨的不安感。一處毫無特徵的地方名マセナギ,據說此地可通電話。再往下走不足半個鐘,便抵無人避難小屋池山小屋。雨水大得連休息的機會都沒有,故決定走進小屋休息。無人避難小屋使用原則為自發保拎整潔,不收取任何費用;現場所見,的確整潔非常,難以令人相信這是自由出入的無人管理深山小屋。才不過休息五分鐘,身體極速感到寒冷,行進時身體背負沉重背囊產生的熱能抵消雨中深山的寒冷,為了保暖,再度出發。此地為十字路口,兩路皆往マセナギ,一路登池山至駒根高原滑雪場(駒ヶ根高原スキー場),另一路則不登池山至駒根高原滑雪場。

天色轉壞

迷尾根,有警告牌豎立

大地獄核心部

斷稜有木橋

大地獄完結

據說能收到電波訊號

池山避難小屋

寒雨中無意輕登池山,選走不用登山的路經滑雪場,沉悶的路幸好有掉在地上的殼斗科果實很為安慰︰栗(Castanea sp.)和葉緣鋸齒園形的槲櫟(Quercus aliena),不過當我興奮地尋找果實之時,竟然看見鮮血淋漓的貓科斷掌,不敢多作猜測,盡快離開現場。很快便來到迂迴的登山車路,車路邊有直接落山的山徑,總好過沿車路在等高線上來回走動。來到滑雪場停車場,宣告回到文明世界,可接上駒根駒岳公園線(駒ヶ根駒ケ岳公園線)。褲腳充滿泥濘,走到駒池劾邊的水喉沖洗,瞬間變得順眼。時間不過十點半,雨勢依舊滂沱,走到有蓋巴士站避雨。離入住旅館時間尚有四個鐘,我迷茫地坐着想着如何耗費這段時間。約半個鐘,雨勢減弱至近乎無雨,沿駒根駒岳公園線往東行,未幾見有農產品及土產銷售處駒根農場(駒ヶ根ファームズ),還有餐廳,毫不猶豫衝進去,點了一客當地名物醬油豬排飯(ソースカツ丼)和土產啤酒。

槲櫟 Quercus aliena

槲櫟 Quercus aliena

栗 Castanea sp.

滑雪場

安全落山

進往鎮中心

農產品及土產銷售處駒根農場

醬油豬排飯

日本四照花 Cornus japonica var. japoncia

吃飽飯後,還是決定沿公路走到溫泉旅館,反正無事可做,即使未能入住,亦可在大堂休息。約十分鐘步程,來到旅館「ホテル やまぶき」(酒店山吹),一如所料,房間尚未準備好。我在大堂休息一會,又走回頭去駒根農場買些手信。自從甲州之行愛上日本的白酒,來到中央及南阿爾卑斯山相夾的駒根亦不容錯過,還有用山泉水釀造的限量威士忌和信州蒿麥麵。滿載而歸,再次返回旅館,女將告之房間已準備妥當。進入和式房間,首要便是將自己梳洗乾淨,再來便是將半濕的裝備掛起來吹乾,幸好並沒有出現在臺灣東埔溫泉的霉臭味。晚還是非常豐盛的典型溫泉旅館套餐,一洗兩日來的枯燥味道。晚上,新聞不停報導颱風登陸的消息,由於駒根市有兩條阿爾卑斯山脈所保護,只有大雨而沒有強風,比起歷歷在目山竹為香港帶來的破壞,眼前的景象實在和平,而日本不少鄉郊卻受到嚴重破壞,東京都的鐵路服務突然中止,令一眾市民無家可歸(日本沒有風假)。

酒店山吹

門前

主菜和牛

是晚餐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