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央阿爾卑斯縱走、御嶽山 D7︰御嶽山 D2

日期︰2018-10-02
路線︰五ノ池→継子岳→四ノ池→三ノ池→サイノ河原→覚明堂→飯森高原駅→木曽福島→名古屋


御嶽山作為複合成層火山,經歷多次爆發,形成多個火山口,其外輪山則屬破火山口,屬於較新的火山,勉強可見錐形山體。破火山口的形成,源自火山爆發令火山口周邊因失去支撐而致山體崩塌,或另有一說指爆山爆發後引起的沉降作用所形成,使得最終火山口擴張,通常見於激烈的火山爆發,立山的五色原便屬於破火山口,而香港的糧船灣超級火山亦為其一。御嶽山由四年前爆發至今,主峰周邊的火山口仍禁止進入,惟其外輪火山口卻可以踏足,不但可遙望錐形山體,更有碧藍綠的火山湖可賞,比起純粹登頂,景色變化更豐富。

其實我與御嶽山爆發有些微淵源。當日我正進行首次境外獨行立山連峰,在出發前往登山口時得知火山爆發的消息,友人一度以為是我的目的地。旅途上,風光明媚,景色如畫,與不遠處的地嶽成強烈對比,然而每當望向御嶽山,都能望見向平流層上升的煙,雖置身事外,卻五味雜陳。整整四年後,不其然計劃踏足此山,卻有幸遇上四年來首度重開登頂路線,還遇上當日的幸存者(南韓隊的日本登山嚮導),總覺得與這座山有某種微妙的關係。

破曉。薄薄的鱗片狀雲殘留上空,山谷間水氣形成一層薄霧,平地線看來剛好夾在兩者之間。日出前最寒,溫差造成的強風吹得外露的皮膚變得僵硬。太陽未露面,先見日柱,一種冰晶折射出垂直於地平線的光柱的光學現像;似乎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日出之時剛好是早餐時間,但大家都不願返回山屋,原來日出後御嶽山的影子投映在西面尚未觸及陽光之地,劍峰則照得橙紅。

破曉

靜待日出

日柱

日出

遙遠的山脈

飛驒山頂

日出

日照金峰(劍峰)

嶽岳山倒影

五ノ池~継子岳~継子二峰

吃過早餐,懷着輕鬆的心情出發。大多數的登山者都回走至二之池落山,少數者如我則向繼子岳前行。這段平坦的碎石路,是稀有高山植物駒草(Dicentra peregrina,罌粟科)的群落,今已退冬,不見蹤影;曾在夏季的白馬岳看見其花,其楚楚可憐的樣貌,又孤高地生活在嚴峻的高山稜線上,實在襯得上「高山植物的女王」這個稱號,其花語為「高嶺之花」、「貴重品」等。小心不要進入受保護範圍,右邊可見四之池,與其說池,比較像濕地。東北方可極目北阿爾卑斯山脈,是日本最令人着迷,地形變化最精彩的地方,我足足花了三個星期才完走大部份的主要山峰(燕槍穗高連峰後立山連峰立山連峰)。繼子岳看來就像隆起的山丘,頂層是片狀岩層。標高 2,859 米的繼子岳山頂寬廣平坦,向北望可見鄰近的一座獨立峰乘鞍岳,是入門級高山,後方則是南阿爾卑斯山脈,甲斐駒岳仙丈岳白峰三山(包括日本第二高山北岳)、鳳凰三山等可一一細數。回望劍峰方向,一之池形成的錐形山體是主火山口,二之池則是副火山口,腳下的四之池則明顯是破火山口,夾在中間亦呈現錐形山體的火山口則是三之池,全山長滿綠色的植被,與主火山口滿目瘡痍的樣貌截然不同。別過日和田道的分岔路,來到黑澤口高天原神社,簡單的石砌圍牆配上細小的木鳥居,繼續強調三靈山之一的御嶽山歷史仰久的登山信仰之地。前方再次隆起的是繼子二峰,同樣擁有駒草群落。踏上峰頂,四之池破火山口的形勢更為突出,這個看來像濕地一樣的火山湖,是日本地勢最高瀑布幻之瀑的源頭。

駒草群落

四之池,遠方為北阿爾卑斯山脈

繼子岳

回望破火山及劍峰

片狀岩石

乘鞍岳及南阿爾卑斯山脈

繼子岳頂上

淨土不二

繼子二峰及嶽岳山劍峰

複合火山的形態

継子二峰~三ノ池

下降繼子二峰略帶難度,由巨石堆砌而成的石脊部份位置對經驗略淺的登山者來說或許有點困難。石脊周邊的灌叢綠色、草本紅色,山谷的矮喬木則黃色,彷似代表秋天的三種色系各自爭豔。這個高山火山湖,孕育不少高地植物,可惜踏入深秋,無花可賞。

黃葉

四之池全景 

來到四之池與三之池之間的山脊,有山徑可登上五之池小屋,但我選擇繼續繞三之池半圈往開田頂上,那裏可接現今不通的三之池道快速返回纜車站,或沿舊路上攀回犘利支天乘越。三之池是日本最深的高山湖,水深可達 13.3 米,碧綠的湖水,與其他池的形象完全不同。來到開田頂上,三之池避難小屋看來已經廢棄,屋企擺滿建築材料,而路牌亦推倒在地上。池邊有一個鳥居,應該是屬於三之池白龍教會。

三之池

三之池道已毀

三之池避難小屋

三之池旁的鳥居

接上攀山徑,一條在破火山口邊緣橫上的路,可以從高一點的角度看三之池。更妙的是在繼子二峰背後,清清楚楚看見穗高岳群峰和槍岳。臨近摩利支天乘越的路陡峭多碎石,背後則是企崖,宜小心攀登。一名老人氣喘如牛地上攀,見我從後追上,趁機坐下休息讓我先行。抵達摩利支天乘越乘越,回望那名老人,待他走過危險地帶,我才繼續上路。

橫山徑所在

碎石處往上

回望三之池

槍岳及穗高群峰

最後的碎石路

三ノ池~二ノ池~飯森高原

往後的路與昨日幾乎重疊,唯一不同的是天空缺少雲朵,盡享無敵山景。歸心似箭,快速走過賽之河原,登上二之池。三之池幾被アルマヤ天遮去,但北阿爾卑斯山脈則看得更多,連黑部五郎岳水晶岳鷲羽岳立山劍岳藥師岳等立山連峰亦可細數。落山的路我盡量減慢,但始終按奈不住,速度仍是逢人必過。落山途中,遇上三名歐美旅客,想不到他們亦涉獵頗深。來到女人堂附近,紅葉絕景依然叫人讚嘆。回到飯森高原,見山上雲起,山貌半掩。與上山一樣,獨佔整架纜車車廂。回到鹿之瀨站(即山下纜車站),等待返回木曾福島的巴士。買一件冰凍的栗子大福,放暖後便可享用。塔上乘客不到一半的巴士,不用一個鐘的車程返回木曾福島。豔陽天叫人不捨山上的時日,比起過住的登山旅程,實在不能滿足。

賽之河原

回望摩利支天乘越

再望乘鞍岳及整條北阿爾卑斯山脈

南阿爾卑斯山脈

落山

女人堂

飯森高原回望御岳山

返回木曾福島的巴士

離往名古屋的JR特急列車抵達還有近兩個鐘頭,在車站買車票,然後在對面的蒿麥麵店吃一碗熱騰騰的蒿麥麵,不少同車的登山者皆為其顧客。簡單的山菜蒿麥麵,清淡帶點香甜,而且價錢相當實惠。颱風對交通造成的影響經已消失,塔上前往名古屋的列車只消個半鐘便抵達。在旅館梳洗後乘坐名鐵前往榮(栄),那裏有日本行山用品品牌 mont-bell 的店舖,就算沒有想買的裝備,亦值得花時間走一轉。晚上回到旅館附近,光顧一家以購買全頭飛驒牛為賣點的和牛專門店「馬喰一代」,以祭肚皮對優質和牛的渴求。原來飛驒牛是黑毛和牛的高級種,只限定飼養於岐阜方為正品。一個套餐,由刺身、各部位的燒肉,到沙律和蓋飯等一應俱全,盡享味蕾對味道的刺激和舌頭對不同肉質的回應。

山菜蒿麥麵


日本行山用品品牌 mont-bell

飛驒和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