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第二高峰 Trus Madi D1︰Base Camp

日期︰2019-06-27
路線︰Kota Kinabalu → Keningau → Trus Madi Base Camp


Mt. Trus Madi(特魯斯馬迪山),海拔 2,642 米,為馬來西亞第二高山,與第一高的神山同樣聳立於婆羅洲,這度相差達 1,453 米。雖說第二高,名氣與神山差天共地,知其名者稀,是故登山者亦極少,路況保持在相當粗獷的狀態。神山可以說是抱着旅遊心態便能一登(不推薦),可是 Trus Madi 卻非如神山一樣輕鬆︰上落差相約,登頂的路手腳並用,平坦的路滿佈泥濘,更需越過兩個山峰方抵最高點;惟獨不用擔心高山反應。是故此行程只適合體能佳者,更要有心理準備,面對攻其不備的吸血蟲。登山有三條路線︰

一、Wayaan Kaingaran (Tambunan)︰起點至山頂 4.9 公里
二、Wayaan Mastan (Keningau)︰起點至山頂 4.3 公里
三、Wayaan Mannan (Sinua, Sook)︰起點至山頂 11.3 公里

當中以 Wayaan Mannan 最長亦最易,亦是為數最多的登山者採用之路線。

此山座落於熱帶雨林之中,全程幾乎沒有遠景,只有蒼鬱的原始森林,是欣賞形態各異的蘭花、觀察形形色色林鳥的好地方,而當中最為有名,是豬籠草的考察勝地。豬籠草(Nepenthes)這個屬分佈於馬來群島、塞舌爾、斯里蘭卡、印度的卡西丘陵(Khasi Hills)、澳洲昆士蘭最北部、東南亞及馬達加斯加東部,香港亦在其中;而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當數婆羅洲。單單在 Trus Madi,最少已能夠遇上五種原變種及一種雜交種,其中兩種更是 Trus Madi 特有種,比起神山可謂更加精彩︰

  • N. tentaculata 毛蓋豬籠草
  • N. macrophylla 大葉豬籠草(Trus Madi 特有種)
  • N. lowii 勞氏豬籠草
  • N. fusca 暗色豬籠草
  • N. stenophylla 窄葉豬籠草
  • N. × trusmadiensis 特魯斯馬迪豬籠草(Trus Madi 特有種)
  • N. chaniana 陳氏豬籠草(僅有紀錄)
  • N. vetichii 維奇豬籠草(僅有紀錄)

早於三日前已抵達亞庇,陪伴父母悠閒地過上幾日,多年後再度參加神山公園(Kinabalu Park)行程,從中介口中得知原來中國遊客不愛觀察植物,故操中國語的團會改去神山牧場飲牛奶,欲參加神山公園,則只有英語團。這不成問題。相近的路線,新的吊橋,我們不約而同有種全新的體驗。探訪萊佛士花,終於看見處於新鮮狀態的樣子,叫人耳目一新。離市中心單程三個鐘的車程,整個行程足以消耗全日。晚飯假某肉骨茶,恐怕內臓不潔,當晚瘋狂肚痛,翌日處於虛脫狀態,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只好以蘋果為食,勉強捱過吃不下卻又肚餓的矛盾狀況。是日父母返港,山友抵達亞庇,我們在酒店等待司機接送。食慾暫且恢復,卻不太開胃,令我些許擔心會否難以應付明日登山行程。幸好,是日僅靠交通,直達基地營,不用體力勞動,我對自己痊癒的速度很有信心。中午時分,在機場與山友匯合,路途中隨便吃個午飯,便驅車前往根地咬(Keningau)的基地營,車程四個鐘。

神山

神山公園植物園

大花草科的萊佛士花,可能是阿諾德大花草 Rafflesia arnoldii

Kipungit 瀑布

在公路奔馳至黃昏,忽然棄石屎路,轉入顛簸的碎石泥路,未幾已抵達位於人工湖畔的基地營。營地主人 Dennis 出來迎接我們;天色漸黑,遠方山色猶可見,雲霧中的山頂,便是 Trus Madi 的頂點。比起 Mulu,這個基地營的「床位」更加簡陋,兩枝竹加一塊帆布,如擔架床一樣的床位,附近蚊帳,就是我們過夜的地方。這座山訪客奇少,對上一批登山客,是三日前來自英國的小組,而我們則是營地設立以來,第二批香港人。吃過簡單晚飯,剛抵達沙巴的山友便開始準備明日的背囊,而我則百無了賴,走到外面的草地,仰望星空,銀河似乎隱約可見,立即拿起相機簡單拍攝,證實並非錯覺。旁邊洗手間的燈實在太過礙事,當我們決定關掉它之時,天上的烏雲漸多,銀河亦只剩下一半。無奈接受現實,早點睡覺迎接明日的登山行程。入睡時氣溫微熱,短衫短褲感覺剛好,怎料至凌晨時分,氣溫越來越凍,冷空氣由背脊傳來,進入凍醒與入睡的輪迴。忍受至凌晨四點,最終放棄,從背囊找來一件保暖外套,然後再多睡一個鐘,來到預定的起床時間。

遠望 Mt. Trus Madi

銀河

基地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