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18︰回頭一夢返煩囂

日期︰2017-04-25
路線︰Kathmandu → Hong Kong


由於返港班機時間在夜深,我們足足有一整日在加德滿都閒逛。對我來說,昨日的購物時間已經足夠,但女生強烈的購物欲使得今日全日繼續逛街。街上的塵埃依舊嚴重,即使來到最後一日,我們還是決定如本地人一樣,戴上布料口罩。除了昨日在 Tridevi Sadak 有幾間國際品牌專門店外,其餘的店舖,不外乎鴨寮街質素的登山用品店,但更多的,是寶石、銅器、手信(尤其頸巾、茶葉和岩鹽),偶有大型士多、畫廊、書本、服裝等。

逛罷,於 Hamalayan Java Coffee 稍事休息,喝杯咖啡,吃件三文治;其三文治餡料豐足,味道甚佳,概嘆返港難再一嚐這種味道。咖啡店附近有一間畫廊,價錢合理,至少比 Namche Bazaar 的天價來得親切。選購了一張細橫幅和一張大直幅油畫,此行最想買的紀念品已到手,心滿意足。由於今晚十一點起飛,我們決定於五點便吃晚飯。正當難以決定用餐地點,又回味昨晚的牛排,我們決定再次光顧 Kathmandu Steak House。

口罩黨

三文治

咖啡店一景

之字形街道

再臨排房

七點,Rabin 依時抵達酒店,並帶來三張登上島峰的證書。自兩年前起,尼泊爾登山協會(簡稱 NMA,Nepal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規定,登頂者必須有照片證明成功登頂;當時,我們的照片因起霧而背景一片白,帽、眼鏡與面罩亦沒有脫下而難於辨認容貌,Rabin 一度擔心不能成為證據。幸好一切都是杞人憂天。坐上客貨車,在漆黑的街度上搖搖擺擺,最後來到人滿為患的機場落客處。Rabin 送我們每人一條卡達作餞別,我們亦給予他是次旅程的小費作感謝。本想戴着卡達與他合照,可是代勞的司機無論如何也拍不到照片,在警察驅趕同時,我們亦不想他們難做而放棄。匆匆與 Rabin 告別,我們亦步入機場,辨理手續,然後在機場內一直買東西,直到手上一分一毫花光為止。晚上十點五十五分,飛機起飛,至翌日早上六點幾,安全回到香港。如夢似幻的旅程,在此完結。

前往機場

機場

準備登機

可以肯定說,是次行程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不太在意結果,雖然最後仍然達成心中的三個目標,但對於登上島峰這件事,當初抱有嘗試的心態,沒有十足把握自己能夠登頂。多年前成功登上非洲之巔,有「赤道雪山」之名的奇力馬札羅,海拔5,895米,一度以為這個高度難以突破,不是難於海拔,而是難於機會;是故今次行程,有種「啊~久違的高海拔,我還可以應付嗎」這個疑問。無疑,在出發前擔心體能不如年輕的自己這件事全然無謂,這幾年攀山溯澗,背負的東西越來越重,略去頸上掛着全幅相機,背囊仍有約八公斤重;年復年,不知不覺讓自己早已習慣,體能與腳力亦逐漸強韌。當年在海拔五千米登山時,氣喘如牛,今日行走時卻沒有氣喘。能突破六千米,締造自己的新紀錄,是最值得自豪的事;不是征服山峰,而是自己的身體能夠克服更低氧的環境。同行的內子和友人,無論成功與否,都各自得到難能可貴的經歷。登山日常,總是在登山期待抱怨喊苦,卻在落山後計劃下次的登山活動,這才是真正喜愛登山的心情。至於下一次的目的地在哪裏,一如以往,我也不知道;也許某日突然冒起念頭,欲罷不能,然後坐言起行,又成就一次難忘經歷。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