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門石澗‧2018

日期︰2018-01-27
難度︰★★★★
路線︰塘福→引水道→南天門石澗→鳳凰徑→伯公坳
編號︰67.2/180127+1:289


鳳凰山南面幅員甚廣,鳳塘石澗(土名黃泥瀝坑)藏於整片茂林澗谷中,可泛指鳳凰山南部集水區所有匯合並流出塘福之溪澗。實鳳塘石澗支源甚多,左源謂東狗牙坑者,指狗牙嶺以東、鳳啄峽、擎天峽與天窗峽以下一源;右源坐落屻石頂(長屻山)西坡及牛塘山南坡,有長屻坑及牛塘南坑(牛塘石澗);而中源則直指南天門,曰南天門石澗,其左源稱茶壺嘴坑或鳳壺石澗。

南天門石澗,源起鳳凰山以東之南天門,中下源皆為亂石林澗,無甚景色,約三百米茶壺嘴坑分源起,澗勢突起急升,岩坡不斷,至峽門收窄之南天尾瀑,不能翻越,須回走險線繞過,方能重回南天門峽口,此峽氣勢磅礡,不失名山險峰之壯麗。

本澗線險而不危,難度取決於難位石面是否乾燥,若壁面盡乾且無濃霧,難度僅值三星,惟若二零一二年一役,霧厚石滑,難度可達四星半;是故為免誤導,是次行程仍標示四星,免得經驗不足者輕視,與《難度定義》中「區分當日行程的風險」相違,敬希垂注。本澗須由識路者同行,方能化險為夷,切忌亂闖。

由塘福起步,村後有山徑直達嶼南引水道,並路依旱澗,新路則建有石屎樓梯,最終於引水道下匯合。左轉後西行,雲霧遮去半座狗牙嶺,此刻相當擔心南天門石澗上段的險位被霧水打濕。未幾抵達南天門石澗澗口,即可入澗。

塘福起步

乾澗一景

嶼南引水道

鳳塘石澗、南天門石澗等澗的入口

是日水量近旱,比起上次可預期易行。亂石中前行,首個明顯分源位,右源較大,為牛塘南坑與長屻坑等澗流所在,左源向西北,,澗口有石寫上「南天門」三字,方為正途。接着仍是漫長的林底亂石河床,倒寬敞明快。至約三百米處又見分源,左為茶壺嘴坑,右為南天門石澗,然而右源密而窄,並不通行,應從左源茶壺嘴坑上溯約廿米,其右有一源接回南天門石澗,此段不見於政府地圖。

上溯鳳塘石澗

南天門石澗入口 

上望鳳冠南巖

澗中一景

此時,亂石消失,只見岩床露出,向上伸延。岩床略濕,但並不妨礙攀爬。一小段的熱身後,岩床漸陡,有一濕壁,可從中線或右線上攀,惟左線林界最為乾爽但略碎,有一長白繩繫於樹頭上,此樹頭早已枯乾成廢柴,輕力一拉已樹斷繩飛,將尚能重用的白繩留在下一個險位之用。緊接是一塊瀑壁,右邊有石線棧可橫移至瀑頂邊,今有一繩索於棧道邊,作引路之用,切忌借力。然後返回澗道前有一抱石位頗為驚險,下臨瀑底而外斜,有信心者一步登上,惟不容有失;此時剛才回收的白繩大派用場,於此難關放繩,令後來者有更大信心翻越。

進入攀爬澗段

第一關,須於瀑右棧道橫移

新繫上的白繩

沒有令人喘息的機會,眼前雙疊瀑,輕易地攀上首層,然後於第二層左邊石隙攀至瀑頂,正路應向右橫躬,於外斜岩坡呈孤形走線返回澗道,然而身後下臨千仞,難免予人壓迫之感;若於左邊繼續上攀,則進入極碎的亂石岩坡,走左線者宜等候正在上攀的行友離去後方橫移入澗,否則落石可能擊中下方的人。沿澗繼續上攀,走過兩道難關,現可安心欣賞前方的南天門峽。在明快的岩床盡享攀爬之樂,霧氣漸漸增加,澗道急然收窄,此時已進入稱為「鬼荊林」這個今已名不符實的地方。峽盡之瀑名「南天尾瀑」,為南天門石澗最後的瀑布,兩邊直崖幾乎倒斜,身在瀑底如困身井底。此峽一壁受光一壁背光,故稱「陰陽壁」。南天尾瀑不能攀,必須回走些許,於峽左(上溯方向)繞過避險。

雙疊瀑

瀑左石隙上攀

瀑頂橫移,為第二難關

腳踩位充足,惟懸空感強

天門峽道

遠望天門峽

峽右

鬼荊林

鬼荊林

南天尾瀑

壁中岩層

雖說避險,然而此乃第三難關,依崖壁底棧道橫移後必須立即上攀,其暴露感不輸第二難關。壁中有舊釘擊上繩索,然而此釘已歷風雨多年,受力處已變得相當幼細,是故此繩索不能盡信。成功翻越第三難關後,即抵短草坡中的碎石山徑,再往上走一會,已抵南巖棧道終點,亦即是穿越南天門的路段。薄霧未阻我們欣賞南天門之險,若從南巖棧道抵達,感覺必不及沿石澗抵達復深刻,看似嚇人的南天門峽道,查只是陡直的泥石級。兩壁對峙,人在其中,實在渺小如塵。返抵鳳凰徑,寒風凜冽,天文台預測是日落雨,有幸至今仍未實現。下走伯公坳,竟是多年來難得沒有其他登山客,靜得只有我們擁有此山,尋回良久失去的安寧。北峰嶂路口的涼亭拆去,相信翻新後會再次組裝。是日眾人收穫良多,或新歷練或新見聞,黃昏之時,抵伯公坳,完成是日輕快的溯遊活動。

澗左山徑繞過南天尾瀑

輕攀

本澗最後,亦即第三難關

碎石草坡攀爬中

壁邊上攀

險而不危

進入草坡可宣告安全

南天門

穿門

遠看難行,實相當容易,不似往日多碎石

最後草坡

接上鳳凰徑

涼亭拆去

路上獨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